舊金山正常的一日

雖然曾經在美國住過七年,但是搬來舊金山三個月,實在是無法忍受舊金山的治安問題。

剛剛在搭輕軌電車回家的路上,就在到家的前一站,差點人生就要在眼前走了一遭。舊金山輕軌的車箱長這樣

Muni Metro

我站在右邊第二三個坐位前面,有個拉丁辣媽,一百五十幾公分,帶著兩個小孩一個五歲一個十歲左右,兩個小孩坐著,媽媽抓著旁邊的欄杆。

車子本來已經要離站了,不知道是因為紅燈,還是因為我拉了下車鈴,本來已經關門等著要走的車子又把車門打開。

然後一個黑人大漢,大約四十多,從我背後走了過去,站在左邊的欄杆旁,開始跟另一人吼叫,吼什麼我沒注意,反正舊金山瘋子很多,隨時有人在車上亂吼。

沒想到這個黑人大漢,吼了一吼後,就推了拉丁辣媽一把,拉丁辣媽也很強悍,不管大漢比她高出二十多公分,跟他念「關我什麼事」。大漢說你問跟我對吼的啊,然後又抓著辣媽的背往柱子撞上去。

我開始往旁邊移了一步,辣媽則進入戰鬥模式,賞了大漢一個正拳,然後兩個人就開打了啊,才不到一秒辣媽就不敵了。

這時觀看四週,公車雖然滿的,但是周遭除了我外,都是老弱婦孺,正在我在掙扎該怎麼做時,剛剛對吼的另一人站了出來,站到我旁邊,然後我又默默的退了一步。

這時我才看到,原來另一人是個西裝筆挺,像是電影中黑人牧師的中年大漢,手上還拿著未伸出的伸縮警棍,站出來嚇止了大漢。

伸縮警棍

打人的大漢就跟牧師對峙了五秒吧,就下車了,然後坐著的乘客喊大漢手上有刀!

打人的大漢下車了也不走,就站在車外不走;公車司機當然也不開車了,跑來問要不要報警,旁人當然是說要,辣媽一邊哭一邊念「我做了什麼?」,想不開又想下車理論,旁人當然又喊:「他手上有刀!」

Muni Station

然後,眾人就被困在車上,隔著關著的門窗看著大漢在窗外不走,直到警察五分鐘後趕到,大漢自行成大字型趴在地上等著搜身。

整個過程真的是嚇到了我,如果黑人牧師沒有跳出來,再幾秒,不就換我要上了嗎?可是我真的不想去跟個一百八十幾的大漢拉扯啊。而且瘋漢身上還有刀,差點就要上演殺破狼了啊。

當然,最厲害的還是辣媽帶的兩個小孩,事發到警察來再到下車報案,十幾分鐘,兩個小孩都沒有哭,坐在原地當什麼事都沒發生的發呆。

驚魂未定的我,回到家,馬上把買了很久都沒拆封的防狼噴霧放到了外套慣用手的口袋當中。

住在西雅圖市區三年,天天走路上班,三年下來從沒碰上過暴力事件,但是住舊金山三個月就碰到許多狀況跟看到許多匪夷所思。看來今年房租到期,應該會搬到郊區去住,開車上班,雖然交通狀況不理想,早上上班要開一個多小時才會到,但是至少不會碰上暴力事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