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Volvo / Saab 沒有市場

McKinsey setting value not price

過去我也有這疑問,直到看到上面這一篇才懂為什麼。一直以來台灣的消費者老講 CP 值,麥肯錫原來也講 CP 值,不過人家多講一個消費者價格帶。

以台灣車市來說,中型房車價格是國產是九十萬(很久沒在台灣買車數字有錯請見諒),德國雙 B是兩百萬起跳,九十萬跟兩百萬這麼大的價差,中間難到不能再擠進一個產品線嗎?

然而經過多年證明,高級車跟平民車,中間就是擠不下另外一個產品的區間,消費者不能接受,像是美國也是兩萬五跟五萬兩個價格代,中間有個卡三萬五的 Volvo 什麼都吃不到。

你如果真要打出一個新產品線來,除了更好的特色外,就是用更低的價錢,提供一個不低於雙 B的產品,二十年前 Lexus 靠 LS400 辦到了,現在是Hyundai 的 Genesis用低兩萬塊的價差推出高級家庭房車。

Volvo 如果要扭轉市場,至少要先有個後驅底盤,或者是像 Audi 配備先進,要不然操控幹掉 BMW 也行。

安全是一個特色,但是就碰撞測試的結果看來,高級車大家都一樣好阿,並不是個突出的特色。

當然還有另一個選項啦,把價錢調到一百萬,把平民車市場全部吃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