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 半路 分享 最近 幾間遊戲公司裁員 的新聞,不經讓我想到過去在矽谷流浪歲月所認知到 的黑暗面,底下就是一個我親身看過的一個例子。

許多年前,AE用三億美金買了一家flash game公司,當時我上 linkedin 看一下 CEO 的背景,一看, 不得了了,我竟然在 linkedin 上跟他是有直接聯結,原來我認識大人物自己都不知道。

後來一查才知道,他們是我工作公司,在三年前買的一間英國公司,我們把他們買下來後,兩年閉鎖期一到 ,他們一群六七個人就離職開新公司去了,這間公司後來就又被AE買過去。

當時,我不懂的是,為什麼AE要買這間公司呢?因為一個遊戲的生命週期就是六個月而已,一間遊戲公司的 價值是在於有一個團隊可以持續生產出賣座的遊戲,然而這間flash game的團隊,已經證明了他們兩年一到 就會走人,那為什麼AE公司要買這個公司呢?

後來問一問做金融的朋友,答案跟我猜想的不遠,AE就是買一天的新聞就好 「AE買下flash game公司,跨足FB市場,未來營收將有爆發性成長」

上市公司們,他們想的,跟你我想的不一樣;靠股票換鈔票的公司,新聞效果過了,股價漲了,執行長選擇權 生效後,就是可以把買進的公司全裁了,反正當初就是買新聞效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