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牌屋

王金平果然是老狐狸,什麼政爭,有他就好看了許多,似乎全中華民國政界講法律的就只有他一人而已。

先是學生佔領國會,行政單位用「國會自主」說國會殿堂歸立法院管,只有院長才可以動用警察權讓警察進入。

王金平就用非開議期間的佔領,是單純行政問題,請行政單位自行處理。

昨日總統要召開府院會議,調停行政跟立法的紛爭。

王金平說,審法條是立院自己的事,跟行政單位無關,沒什麼糾紛,拒絕出席。

今天行政院長跟學生會面,說考慮要逐條審察。

王金平又說,行政院提的解決方案跟立法程序不合。此外,怎麼審是立法單位的事,不容行政單位插嘴。行政單位有問題的,可以自己撤案,從頭再來一次。

這場戲,真的沒王金平不行啊,好好的幫台灣民眾上了一課什麼叫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

而且直把箭頭指准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因為只有國民黨主席可以要求立委撤回服貿的同意案。

我想當好人

王金平是不是(道德上)的好人我不知道,至少就很多中華文化的標準來看,他不是個好人。但是就法律上來說,他是個守法的好公民,也幫我們守住了法治社會的底限。

在學生佔領立法院的初期,有些人是期望王金平以立法院長的身份,去主張「國會自主權」並且同時不使用「警察權」去趨離學生的。

就此標準來看,王金平不保護學生,是道德上的壞人,但是,因為他什麼都就法律來主張自己的看法,反而讓學生運動有了更強的理論基礎、正當性。

學生運動本來是要求「行政單位跟立法單位要就法定程序來審服貿法案」。

~~但當學生要求跟總統對話時,總統派出了行政院長來對談,行政院長在自己職權外答應了一些事,我新聞沒看很清楚,印像是學生並沒有嚴詞拒決了行政院長的提案。~~

~~這時,學生已自己都踩了自己定下紅線而不自知,好險有王金平這老狐貍在旁,暗助了學生一把,說了行政院長所提的解決方案與法律不合,把大家的攻防,又拉回了「行政單位跟立法單位要就法定程序來審服貿法案」~~

3/23 補注:剛看完了行政院長到現場的對談,原來行政院長當場什麼也沒答應,而學生也把底線抓的很好, 一直是都要求行政院就自己的職權來撤回法案。所以王金平只是補一刀而已

野蠻時代

為什麼我們要看議事規範、要去就法律攻防,因為我們要避免回到今天的狀況,避免回到野蠻時代。

兩百年前,法國國會是議員有爭論,就是拔劍決鬥,但人家還是走過了那個階段,現在都是就議事規範來較競,不是再用武力對決,所以人家國會會有那種一講二十個小時,就為了阻擾法案通過。野蠻嗎?總比拔劍決鬥文明多了。

今天為什麼服貿的審議會讓那麼多人走上街頭,就是因為我們的國會往回走到了野蠻時期,主席可以跑到廁所門口,獨自宣佈表決通過,如果這樣子人民都還可以忍受,下次就是睡夢中就通過,或者行政單位直接執行,事後再補程序就好。

這種事情若還能接受,那就離獨裁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