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D

總算是把 TDD 的戰文看完了,看完後我對 DHH 的評估仍是沒變。 DHH 在 Rework 中自述到,他偏好帶領一個三十人的團隊自在的工作,而不要把組織擴大到上百上千人把自己搞的焦頭濫額。 DHH 在組織架構跟應用範圍的偏好偏食,讓我在讀 DHH 文章時都會先考慮過他的出發點跟局限性。 以程式設計師的角色來說, DHH 的精兵政策當然看起來很爽,我自己也做過類似的選擇,捨棄 Java 而就 Scala ,追求更高的個人產值。 然而若是以一個架構師的角度來說,我的目標是成為像 Martin Fowler 的角色,相較於只有 36 個員工的 37 signals ,ThoughtWorks 是個有超過 2500 個員工的專業代工廠,在 ThoughtWorks 掛頭牌的 Martin Fowler 在技術的選用上,自然的考量要更全面,顧慮到不同應用領域的開發需求、以及不同程度的程式設計師該怎麼管理。 DHH 對 TDD 的批評我多數同意,尤其是 Testing / DI 對 Design 的入侵也是一直困擾我的問題,但是我是把 Testing 當成一個需求來看,所以是多一個需求造成的額外成本在困擾我,而不是降低可讀性等問題在困擾我。 在目前看不到較好的替代品之前,我還是會繼續用 TDD (w/o test first) 來做設計上的工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