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主義跟進步主義之爭

最近看了 Jordan Peterson 的書才知道,保守主義跟進步主義爭的是什麼。

進步主義是反對傳統的教條,認為人的理性可以超脫舊制度,提供更好的解決方式,要用理性去抽解去分化問題,透過科學的方法,打破再重造這個社會。

保守主義則是認為,既有的規則都是有其成因的,而其因果關係早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遺忘掉,留下的只剩下一條條教條而已。因為教條的成因早被遺忘,所以進步主義所做的重頭思考問題的解決方案根本是不可能的,人世間的問題太複雜變數太多,不可能什麼都要革命性的重頭再造。

兩者間目前最大的衝突就在於「家庭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進步主義淡化家庭的重要性,冀望政府扮演個人救助體系的角色。用最極段的例子來說,當未成年子女跟父母在意見上有所不同時,政府會站在未成年子女這一邊,必要時會剝脫父母的權力。

保守主義則是認為,家庭是數十萬年來人類演化出的社會體系的基本構成,社會的進步不能躁進,只能在既有的架構上逐步做修改。

也因此大學裡會是左派盛行,因為打破既有觀念,重新建立思想體系,是科學的根本,大學的本質就是在提供不同的思維模式。

然而實際承擔責任的個人,在家庭裡在職場上,就沒有那麼多革命的本錢了,在真實社會中革命可是要死很多很多人的。進步主義在這幾年,可是想把家庭的地位整個拔掉的,這個潘朵拉盒子打開,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保守主義一直在反對進步主義的躁進。

寫到這裡,總算知道為什麼我會從進步主義一路走到保守主義,必竟一路上看得太多,了解到人的智力、時間有限,不可能收集齊全一個問題的所有層面,進而提出解決方案。許多時候,我們能夠做到比昨天好一點就夠了。

知乎看來的網路故事,某銀行用的密碼產生器裡面有一行 sleep 1ms 的程式碼。

接手維護的人,因為銀行業務一路從地區小銀行變成全國性的銀行,系統碰上瓶頸,一路追到這一行來,想不通為什麼要這麼做,於是把這一行拿掉,把系統的效能增加了數百倍。

沒想到過了幾個月後,發現有許多客戶的帳號被入侵,問題是什麼呢?問題是 Linux 的 random generator 的最小維度是 ms ,在同微秒內跟 Linux 要亂數,要回來的亂數是有規則的。

沒有文件的老系統,還是不要亂碰為妙。

電腦領域這麼 “小” 的領域都會發生這種問題了,更複雜的社會體系的互動就更複雜了。不是說不能革命,只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智力跟見識來推動革命,但是政府往往會把過大的權力給這些革命家進行社會研究….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