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觀小學

昨天去參觀矽谷本地一間精英小學 Nueva,稱著記憶還在,做個流水帳紀錄,一些個人想法,請大家不要太認真的 🙂

這間有五十年歷史的學校,坐落舊金山南邊的山上,風景優美,從校舍往外看,就可以看到海灣及對面的高山,佔地三十二公頃給八百個學生用,有巨大的活動空間給學生使用。

還沒開到學校,才要準備轉彎進學校停車場,就感到壓力了,在我前面的三台車是 QX60, GLK, Maserati Quattroporte 。

進到學校,先是聽到小學高年級跟中學的學生,在中庭唱歌劇給來賓的家長聽,這年頭學生比較瘋街舞,很少有學生能欣賞精致藝術,只能講學生程度真的不一樣。

為什麼這間小學被稱為精英學校呢?因為入學要考智力測驗,只取智力最前面2%的人口,而且跟大部份的美國精英學校一樣,入學只看智力測驗不看財力,智力測驗通過了之後,如果家長付擔不起學費,就由學校的獎助學金幫忙出了….

因為我自己念建中苦苦追趕的經驗,所以我知道智力這種事是強逼不來的,去年女兒四歲剛來美國兩年,自己的小孩當然都覺得很棒,但是老實講跟同輩比沒什麼太突出的,但是今年提早一年上小學,在班上程度開始大殺四方,英文也突然變得很溜,雖然還不識字,但是已經開始開竅了,至少她爸我五歲時沒她強,所以今年想來幫她測測智商看看她的資賦如何。

學校行政人員講完辦學理念之後,就把家長分成三組,把家長帶到教室去上課了,精英學校不愧是了解到天材的問題,學校課程之一就是「社會情緒學習」,教導學生怎麼管理情緒、怎麼樣面對衝突、以及怎麼創造雙贏。在這種怪物學校,每個學生在程度上的差異可以到很驚人的,因此情緒管理、調解壓力是很重要的一樣課題。

第二個課程,則是把設計公司 IDEO 的產品開發流程,用實作的方式,讓小朋友去理解需求及設計解決方案,第三個課程,則是寫作課程,把一些最新的英語語言的研究成果,當成課程教給小孩。主要是講,英語的發音規則短短幾頁而以,但是例外規則到是不少,過去的教學是教小朋友硬背,但是新的研究則是說,單字的念法不是看發音規則,發音是跟單字的語意也有關,語意加上發音才可以正確的理解英文單字的念法。

第二、三個課程其實沒什麼,就是把一些新的研究成果,把小孩子當實驗品來研究而已;但是最特別的是老師自己的態度,這間學校的老師都四五十歲年紀一把了,還是一直在進修,把教學當成研究實驗在看,這種求知欲及態度,把每個學生都當個體來教導,才是這間學校最珍貴的一點。

接下來又是一整群人回到大禮堂,學校請來四位家長以及一位高三的學生,講他們自己的經驗,有趣的是,有三個家長都說自己小孩在幼稚園有融入群體的問題,自己一個人在角落挖沙,直到同事提點才知道小朋友的問題,換到這間學校,小朋友就適應正常了。

在社交上面,女兒不像他爸,沒有什麼問題社交問題,比較特別的是,女兒除了早上爬不起來外,她其實很喜歡上學,才上小學不到兩個月,就跟我說小學課程比幼稚園有趣太多的,這麼愛上學,爸爸自然會想操她一下。

這間學校除了上述的三個課程及古典樂外,最特別的就是會花一整年學習一個學程,像是小三還是小二,會花一整年學習古埃及歷史(為什麼是古埃及,因為這年紀的小朋友喜歡古埃及),一整年學習科學史,一整年學一個第二外國語,每一年換一個學科,花一整年的時間深入去學習某一個學科,而不是只是沾沾醬油而已。

在參訪的過程中,有稍為跟其他家長聊聊還有看那些學校,對方是個印度裔第二代,他說還有看用中文教學的中美學校(美國人現在好像很迷中文),跟我女兒念的那一間學校,他問我有什麼差別,我跟他說我女兒的學校不錯,但是這一間是到不同層次上去了,我女兒的學校是教醫生教工程師,教的是生活的規律自律,這間學校是教思想家了。

零零雜雜寫了一堆,其實爸爸對女兒,期望是有,但是沒有給她太多的壓力,控制我自己不要揠苗助長就好,許多事情是我在旁扶她一把,至於未來成就如何,我的期望很低的,只要養得活自己就好

貧富差距

原文寫於 2017/09/29

最近才體會到,貧富差距問題,是左派創造出來的假問題,早點看穿對你的人生越有幫助 econtalk是美國的一個 podcast,主持人是個右派經濟學家,常常邀請不同的經濟學家來講一小時,某一期請到的是法國籍在美國柏克來任教的 經濟學家,談美國的貧富差距。

跟據作者的研究結果,過去 35 年來,經濟成長率的分配很不平均,跟據 勞保的資料,後 20% 收入的人,經過通澎的調整後,這 35 年來收入完 全沒有成長,反過來說,整體的成長率是 1.4% YOY ,而前面 1% 收入的 ,成長率則是 3% YOY 超過 GDP 的成長率。 然後如果算進貧戶補助,後 20% 的人,在 35 年間,收入只增加 20% (0.5% YOY) ,仍是不比前面的。 所以法國經濟學家得出美國貧富不均的答案。

但是,最近有一個更權威的研究結果出來,用不同的角度來研究貧富問題,這個研究是追縱 1987 年起,35-40歲的人,在 20 年間的所得變化,跟據研究結果,所得最低的 20% 在 20 年後,中位數的所得增加了 100% ,次20%的增加了 42%,再次 20% 的增加了 27%,所得越低的增加越多,所以美國仍是還有很多機會的。

其實這兩個研究,反應了左派跟右派的看法不同,左派只在乎結果的均等,所以,只看所得級距的變化,不去看其中有多少人脫貧又有多少人掉入貧戶。至於說為什麼貧戶所得變化跟 CPI 一樣,答案很簡單,因為這群人是不工作領社會補助的或領基本薪資的,這兩者都是跟 CPI 掛勾的,自 然沒有什麼增長。 至於右派關心的則是機會的均等、社會的流動性,所以研究的是,既使是 35 歲的中年魯蛇,還有機會翻身,研究結果是有超過一半的人都收入倍增脫貧了,所以美國沒有貧富機會差距問題。

我的結論是,社會學研究真的是先找結論後找資料,既使是伯克萊的學者

http://www.econtalk.org/gabriel-zucman-on-inequality-growth-and-distributional-national-accounts/

NEW PERSPECTIVES ON INCOME MOBILITY AND INEQUA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