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裡面的技術債是怎麼來的?

大公司裡面的技術債是怎麼來的? 就像一個房間一樣,有一個角落積了一些灰塵需要打掃,主動跟主管說要打掃,主管會問你,打掃這個跟其他的事比起來重要嗎?我們先來測量一下這角落有多髒,打掃完有什麼效果,然後再來跟其他的工作事項比比看優先權該放在多高。 當然結論是不重要不需要掃,然後下次換另外一個角落髒了,再來測量一次再來排一次優先權,然後放棄打掃。 以上過程重複數次之後,主管大叫,這房間怎麼這麼髒,我們來制定打掃計劃,把過去的角落清潔計劃全部翻出來更新一次,再來全部重排一次優先權,做個環境整潔總檢討計劃。 然後大老闆跑出來說,你這房間在的髒亂,來跟整棟大樓的整潔比比看髒亂的程度,再來排個優先權,然後我們晚點再開會討論看看要不要納入明年的工作項目。

為什麼我不用 Google 搜尋

還在用 Google 嗎,該轉用 Bing/duckduckgo 了 希拉蕊的郵電門是美國 2016 年的選舉大新聞,理當也是熱門關鍵字,至少跟據 Google 自己的統計, email 是比 emoji 熱度高出十倍,但是 Google 的推薦選項,卻捨去熱門的關鍵字而選了冷門的 emoji 你跟我說 Google 沒有政治偏好,我說你腦袋壞掉   NOTE: 平衡報導一下,連結是谷歌的回應說法,不過我是不清楚 email 算是什麼骯髒的字眼就是了 https://www.fengli.com/news/23211879.html

Grooveshark shuts down after years of legal troubles

舊文重貼,原文寫於 2015/04 事後的發展是,Grooveshark的 co-founder 於 2015/07/19 自殺,只能說 startup 歹路難行,不要挑錯了產業,又投入了十年的青春導致無法自拔退出。 Music streaming service Grooveshark shuts down after years of legal troubles 我在同類型的公司工作過幾年,老實講,Grooveshark 走到這一步,不意外。比較意外的是他能撐這麼久,三年前他們 CEO 就情緒崩潰過一次 ,沒想到還能再多撐個三年。 Grooveshark 成立於 2006 年,當時的市場環境已經跟 Napster 成立的 1999 大不相同,自從 DMCA 數位千喜年法案通過之後,音樂服務已經有不少都走向付售權費合法化的路上,只有 Grooveshark 一家走不同的路。 Grooveshark 是群大學生一起做的,所以大家自己省一省,不用跟 VC 要錢,就可以開業。 也許是一開始走的太順,所以他們就想要這麼一直走下去,不去跟音樂公司談授權問題。 當然這樣造就的結果是,每次他們一要談下一筆增資案,律師信馬上就來,增資的錢跟本就是花在律師費上面。 我常常在想,Grooveshark能活這麼久,說不定是五大音樂公司故意的,反正把 GS 搞倒了也沒用,還會有下一家跳出來做,還不如讓 GS 吃不飽餓不死撐在那邊,擋住潛在中想做非法音樂這塊的人,同時也警告這些人,你做非法音樂是沒錢賺的。 最終搞倒 GS 的,我想除了是創業團隊已經累了之外,另外就是美國工程師行情太好,小本經營的 GS 請不起人了 1 http://mashable.com/2013/04/22/grooveshark-ra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