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Volvo / Saab 沒有市場

McKinsey setting value not price 過去我也有這疑問,直到看到上面這一篇才懂為什麼。一直以來台灣的消費者老講 CP 值,麥肯錫原來也講 CP 值,不過人家多講一個消費者價格帶。 以台灣車市來說,中型房車價格是國產是九十萬(很久沒在台灣買車數字有錯請見諒),德國雙 B是兩百萬起跳,九十萬跟兩百萬這麼大的價差,中間難到不能再擠進一個產品線嗎? 然而經過多年證明,高級車跟平民車,中間就是擠不下另外一個產品的區間,消費者不能接受,像是美國也是兩萬五跟五萬兩個價格代,中間有個卡三萬五的 Volvo 什麼都吃不到。 你如果真要打出一個新產品線來,除了更好的特色外,就是用更低的價錢,提供一個不低於雙 B的產品,二十年前 Lexus 靠 LS400 辦到了,現在是Hyundai 的 Genesis用低兩萬塊的價差推出高級家庭房車。 Volvo 如果要扭轉市場,至少要先有個後驅底盤,或者是像 Audi 配備先進,要不然操控幹掉 BMW 也行。 安全是一個特色,但是就碰撞測試的結果看來,高級車大家都一樣好阿,並不是個突出的特色。 當然還有另一個選項啦,把價錢調到一百萬,把平民車市場全部吃下來

食材浪費問題怎麼處理

[新聞]量販超市剩食1年倒掉40億 34萬童可吃整年 左派最喜歡創造假議題,誰最在乎這些食物的浪費?當然是用真金白銀在屯貨的商人阿,如果可以有效的管控庫存,量販店的「淨利」可以增加四十億, 業主自然比站在旁邊喊燒的左派更在意滯銷品。 滯消品可以捐出去打廣告,做型像廣告,業主早做了,當然是成本過高所以辦不到阿。 食材浪費的根源是人性,如果商人不屯貨,客人上門買不到想買的,下次就不來了。架上同樣的商品,客人又老挑最新鮮的,所以放久的就只好放到下架 所以再往上抽像一層,食材浪費是在於產銷端的資訊無法同步,商家無法明確知道這一週要來的客人會買那些商品,所只能就過往的經驗屯貨。 解決的方法有兩個,一個是除去人性,客人上門來不準挑商品,只能拿著商家幫你準備好的商品走。不要說這不可能,有機食材的訂購就是這麼做的,一個月 N千,一個禮拜送一箱到你家。 二是改進資訊流,像是 Amazon Subscribe & Save,一個月前就要下單說下個月要買什麼,商家擁有明確的採構資訊,就可以減少倉儲成本,減少庫存造成的浪廢。 不過說這麼多沒用啦,左派只看得到被丟棄的,看不到被省下的浪廢,總是認為商人是邪惡的,要用法規懲罰才會改進 量販超市剩食1年倒掉40億 34萬童可吃整年 2016-05-07 03:24 聯合報 記者陳雨鑫、洪欣慈/台北報導 台灣每年剩餘食品量驚人,衛福部食藥署推估,全國便利商店、量販店、超級市場等店家每年過期的廢棄食品高達三萬六千多公噸;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則從業者回覆剩食情況推估,台灣超市和量販店每年丟棄近四十億元剩食,換算成營養午餐餐費,可以讓卅四萬名弱勢學童吃一整年。 聯合國農糧組織指出,全球每年浪費的食物足以養活卅億人,近年全球興起反剩食運動。剩食包括快要到期的即期品、外包裝有破損的食物,以及外表不佳、過熟的食物,海鮮、肉類、生鮮蔬果等最常成為剩食。食藥署表示,避免食物浪費,鼓勵業者從源頭減量,在食品快要過有效期限前以即期食品販售,或捐贈給有需要的社福團體,減少食品報廢量。 食藥署調查國內一百七十七家通路商母公司,涵蓋量販店、便利商店、超市、餐飲業者等共十一萬二千多家,發現平均單店食品丟棄量,量販店最多,每年約兩萬九千九百五十五公斤,其次為超級市場三千五百廿公斤、便利商店一千一百六十六公斤、餐飲業一百四十八公斤,總計每年丟掉三萬四千七百八十九公斤過期食品。 食藥署食品組副組長許朝凱表示,若將各類型通路商店家數目列入考量,每年量販店丟棄過期食品逾三千八百九十四公噸,超市連鎖店較多,每年六千三百卅八公噸,推估所有通路業者每年大約丟掉三萬六千八百八十公噸過期食品。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昨天也公布「台灣量販店及超市剩食現況初探」調查報告,去年底發函國內九間超市及六間量販店企業,從業者回覆剩食情況推估,全台量販店每年約棄置卅點八億元的剩餘食物,超市則為七點三億元,蔬果、肉類等生鮮食材為剩食重災區,原因是量販店希望生鮮擺起來多樣、好看,但生鮮無法久放,賣相不佳就得更新。 進一步探究量販店、超商處理剩食方式,四成二通路商回覆賣給養豬戶當飼料、二成九通路商剩食當廚餘或併入生活垃圾焚化,二成一通路商減價促銷,百分之五通路做成熟食賣出或退貨給供應商,沒有業者回覆會捐給食物銀行、社福團體或作為堆肥。

人力仲介平台造成台灣低薪?

資訊揭露: 作者是美國人力仲介平台領英的工程師 這兩天看到『人力仲介平台在市場上的問題』,讓我想把工作十幾年來的感想紀錄下來。 人力仲介平台的有用嗎? 工作十多年下來,我從來沒有成功的透過人力仲介平台找到過工作,不論是美國的 monster dice 或者是台灣的 104 我從來沒有在上面找到過工作,或者是透過這些管道找到過適合的人材過。 在約爾談軟體的一篇舊文 Finding Great Developers 就談到這個現像,在人力仲介平台上,似乎有很多的工作,也有很多求職者,表面上,就數字上看起來很有效,你一個工作丟上去,就有數百個人來應徵。 但詳情卻是,這數字中,有許多是不符合資格,亂槍打鳥,有工作就投,同樣所以反而造成雇主的負擔,要花時間去過濾這些履例表。只要有三百個求職者,你就可以讓平台看起來欣欣向榮。 因此,傳統人力仲介平台並不是一個好的徵才管道,勉強只能算是一個宣傳的工具,告訴外界,你有在找人以及找那些人,但並不是一個好的媒合管道。 人力仲介平台的問題 那問題出在那裡呢?人力仲介平台或者是徵才面試的問題出在於,雇主要靠一頁的履例表以及三至五小時的面談,就要決定求職者是否適合一個職位實在太困難的 如果這平台提供的,又是制式化的指標及刪選工具,將所有求職者放在同一度量衡上,讓求職者顯示不出差異化,那就更難讓人材,從茫茫人海中凸顯出來。 因此,我一直是把 104 等平台,當做是行銷工具及初級人力的仲介管道,至於中高階人材,就要透過其它的方式去找。 廣告費我還是會付,但是不會在上面找人,至於為什麼不用還是要付廣告費呢?因為一間公司若是一年三萬的廣告費都不願意付,這麼摳門的公司,進去也不會對你多好的。 人力仲介平台是否是資方的幫凶 如果說有某個平台可以壟斷整個徵才市場,那還有可能說是幫凶,但現實是,不可能有單一平台攏斷整個市場,在資本主義市場上,只要有利可圖,就會有人開創新的方式。 像是在美國,我把 monster.com 當成是第一代的平台, linkedin.com 當成是第二代的平台,除了這兩個外,目前還沒有通用的第三代平台出現,但是對工程師來說,已經有許多不同的求職方式出現。 Stackoverflow Career 讓顧主能透過 SO 的發文,進一步的去了解求職者的技術能力在那。 Top Coder Hacker Rank 讓求職者透過競賽的方式,來表現自己的能力在那。 面試的過程非常累人,對已經在工作的人來說,要請假面試了不起面試兩三間而已。 Hired.com 讓雇主先對人材競標,等薪資福利等都先談好後,才開始面試,省去雙方一些時間。 (例如:已經通過 Google 的面試,請問鴻海要出多少價錢搶人) 第三代平台的特徵 這些不同於第一代跟第二代的平台的特徵是,讓徵才求職不再是要在數小時內就決定,讓求職者能有一個管道,去累積自己的數據紀錄,讓徵才者能透過更多的數據來判斷一個人是否合用。 用例子來解釋,對同一個資深工程師來說,在三個不同平台上承現出來的是 第一代:(文字履例)有七年的 Java 程式開發經驗 第二代:(文字履例)使用 Java […]

AWS 意料之外的好處

蘋果可能為減少營運成本棄 Amazon 改用自家資料中心 Huberty 估計,蘋果將建造佔地約 250 萬平方呎的資料中心,這個資料中心將專為 iCloud、iTunes 和支援服務所用。遷離 Amazon 的 AWS 伺服器,將能為蘋果省下近數十億的營運成本,Huberty 估計,蘋果 2015 年在伺服器的成本上就花費了將近十億美金,摩根史坦利也預估,2016 和 2017 年,蘋果將支付 10 億 500 萬和 10 億 1800 萬美金給 Amazon 做為伺服器費用。 我認為遲早會搬回去的,AWS 雲端的好處太多了,不可能不搬回去的。 不講別的,我覺得 AWS 在節省成本上面,最大的優點是 AWS 隨時有可能通知你,下個月因為主機維修,要把你的虛擬機器重開遷移到另一台主機上。 我不開玩笑,這真的是 AWS 最偉大的 IT 管理實務的發明,可以幫公司省下超多費用,還可以逼迫程式設計師寫正確的程式。 講一個老故事,我在某公司上班時,剛報到時,我的專案要用 Maven ,就問了另一個團隊的技術主管,公司的 Maven Repository IP 是多少,然候就加到了我的專案裡面,自此這個 maven repo 就被許多專案延用下去。 時間快轉兩年,兩年後,另一個單位來信問我 maven repo 掛了,大家找不到主機在那?!他是從我這抄來 […]

Manufactured_spending

美國真的處處是機會,還記得台灣的「卡神」嗎?靠刷卡 Manufactured Spending 賺了一百萬,但是跟美國比起來算是小咖的了。 美國有許多專職的 blogger 靠「教人怎麼利用信用卡紅利免費旅遊」為生,不過今天這個才真正是大咖,竟然能辦全美的巡迴的收費演講。 Home {% img /images/2016-02-11/ftu.png %} 真的是行行出狀元啊 台灣真的很原始跟落後,美國信用卡公司早就不請專員了,也不用去找寫手,開個網頁然你產生 referral code ,然後隨便你怎麼去拉人,反正開一張新卡就給你五十塊美金。 人家 The Points Guy 都寫到自己不用寫躺著賺了,台灣還找一堆社會新鮮人在路上拉人,真的是人家已經上太空我們還在賽豬公。 昨天什麼 Uber 司機不開車也可以半年賺兩百萬台幣,這種事情美國太多了啦,就是靠 referral 當沒底薪的業務啊 http://wtwang.idv.tw/index2/263/story.htm 卡神楊惠如的故事:(資料取自yahoo收尋引擎) 廿七歲的楊蕙如,去年八、九月從澳洲昆士蘭大學攻讀企管碩士學位返國,未就業前賦閒在家,上網時意外發現在家刷卡也能賺錢的機會。 楊蕙如說,東森購物台開放白金會員利用信用卡購買「東森禮券」,預付一萬九千元可購買兩萬元東森禮券,禮券一年到期未使用,可選擇兌換兩萬元等值支票,或換兩萬元等值提貨券,再加四千元購物折價券。她算一算,光是一年後換回支票的獲利率,即高達百分之五點六,比銀行定存還高。 另外,中國信託客戶只要每月預付八百元會費,即可享有刷卡消費紅利點數八倍送優惠,外加千分之二的電信回饋金。楊蕙如說,中信銀可能設定一般消費者再怎麼刷卡都是小額,甚至繳了月費卻忘了刷卡,但卻給了她賺取利率差的空間。 楊蕙如去年十月即預付一年九千六百元的月費,並與中信簽了一年合約,隨後開戶,向親友集資六百萬元存入戶頭,做為提高個人信用額度及擔保,之後就透過網路刷卡,一口氣購買東森禮券六百萬元。 她表示,刷卡六百萬元,她的紅利點數就有一百六十萬點,她透過來回操作方式,在國內拍賣網站上把東森禮券轉賣給親友,親友再公開拍賣,她再設法買回,但因為是公開拍賣,部分禮券被其他買家買走了;如此紅利點數迅速累計,一度高達八百餘萬點。 她以每卅二萬點紅利兌換一張免費的長榮美國航線頭等艙機票,再把換來的廿張免費機票,在網站上以每張四萬五千元轉賣。此外,中國信託也開放客戶彼此轉讓紅利點數,她也在網路上以一千點折讓三百元現金。 楊蕙如說,東森禮券一年後兌換現金支票的獲利、加上廿張免費機票網拍獲利九十萬元,及紅利點數轉讓,以及千分之二電信回饋金,她估算過,光刷卡獲利就高達百分之廿一以上,已獲利也高達一百多萬元。

Google Finance 的翻譯問題

Google 中文化看來做的很遭,今天同事跟我說 TSLA 收盤大漲,我想說不對明明是跌的,結果原來是 Google Finance 的中文化做的太糟,是個不懂股市的人翻的。 把 After Market, After Hours 盤後交易,給翻成了「收盤價」 不知道這一錯錯了多少年了,我順手把 Bug Report 送給 Google 就不知道要多久才會改了 i {% img /images/2016-02-10/google_finance.png %}

舊金山正常的一日 細數過去三個月的瘋狂案例

搬來舊金山三個月,暴力事件實在太多,就來列一下發生在我每日會經過的地點發生的暴力事件吧。 十月中,我剛搬到美國時,公司安排的宿舍,是在市中心 SOMA 的高級公寓。在美國,市區就是治安最不好的區域。在我住的一個月間,一樓死過兩個人。 Officer-involved fatal shooting shuts down S.F.’s Market Street 第一件發生在我到的當天下午,在我還在機場時,一樓有個二十多的流浪漢,對過往的汽車丟執酒瓶,當兩個警察過來的逮補他時,在拉扯間流浪漢去搶警察腰間的槍,所以就被另一位警官開槍打死了。 San Francisco police investigating beating death of elderly artist 另一件則是在十一月時,一位七十四歲的老先生,晚上七八點在公車站等公車,一個黑人走經過,沒理由的就賞老先生一拳,老先生倒下時頭撞到路面,沒幾天就過去了,殺人的黑先生當然沒被找到。 Police Shoot, Kill Gunman Who Pointed Rifle at San Francisco Hospital 下一件案子就更經典了,你會以為是在玩 GTA ,一個年輕人到市區南邊的運動用品店,持刀搶了一支萊福槍。接著到不遠的工地裡,爬到正在蓋的大樓上方,描準了對街醫院的大門開槍,讓整個地區被封閉了數個小時,直到槍手被擊斃。 2015_San_Bernardino_attack 中間插播一個南加的新聞,一對中東裔的夫妻,開著防彈裝甲車,帶著自動步槍、手槍跟手榴彈到先生工作的地方,造成十六人死亡後,開始逃亡然後被擊斃。 S.F.’s 5th and Mission garage reopened after shooting, search 到了聖誕節前夕,舊金山市區也不平靜,在市區最熱鬧的百貨公司的車庫內,於下午六點半時,有個人正在準備付停車費時,被人往身上開了幾槍,不過沒掛。 Deadly West Oakland BART shooting 接下來的案子,發生在舊金山到奧克蘭的捷運上,當捷運到站,有個黑人下車時,朝了坐在旁邊的拉丁人的頭上就開了一槍,當眾人幫中槍的人急救時,發現中槍的人手上有隻刀。幾天後的調查結果是,被槍殺的是未成年的青少年,事前兩人在另一輛公車上就有口角。 […]

舊金山正常的一日

雖然曾經在美國住過七年,但是搬來舊金山三個月,實在是無法忍受舊金山的治安問題。 剛剛在搭輕軌電車回家的路上,就在到家的前一站,差點人生就要在眼前走了一遭。舊金山輕軌的車箱長這樣 我站在右邊第二三個坐位前面,有個拉丁辣媽,一百五十幾公分,帶著兩個小孩一個五歲一個十歲左右,兩個小孩坐著,媽媽抓著旁邊的欄杆。 車子本來已經要離站了,不知道是因為紅燈,還是因為我拉了下車鈴,本來已經關門等著要走的車子又把車門打開。 然後一個黑人大漢,大約四十多,從我背後走了過去,站在左邊的欄杆旁,開始跟另一人吼叫,吼什麼我沒注意,反正舊金山瘋子很多,隨時有人在車上亂吼。 沒想到這個黑人大漢,吼了一吼後,就推了拉丁辣媽一把,拉丁辣媽也很強悍,不管大漢比她高出二十多公分,跟他念「關我什麼事」。大漢說你問跟我對吼的啊,然後又抓著辣媽的背往柱子撞上去。 我開始往旁邊移了一步,辣媽則進入戰鬥模式,賞了大漢一個正拳,然後兩個人就開打了啊,才不到一秒辣媽就不敵了。 這時觀看四週,公車雖然滿的,但是周遭除了我外,都是老弱婦孺,正在我在掙扎該怎麼做時,剛剛對吼的另一人站了出來,站到我旁邊,然後我又默默的退了一步。 這時我才看到,原來另一人是個西裝筆挺,像是電影中黑人牧師的中年大漢,手上還拿著未伸出的伸縮警棍,站出來嚇止了大漢。 打人的大漢就跟牧師對峙了五秒吧,就下車了,然後坐著的乘客喊大漢手上有刀! 打人的大漢下車了也不走,就站在車外不走;公車司機當然也不開車了,跑來問要不要報警,旁人當然是說要,辣媽一邊哭一邊念「我做了什麼?」,想不開又想下車理論,旁人當然又喊:「他手上有刀!」 然後,眾人就被困在車上,隔著關著的門窗看著大漢在窗外不走,直到警察五分鐘後趕到,大漢自行成大字型趴在地上等著搜身。 整個過程真的是嚇到了我,如果黑人牧師沒有跳出來,再幾秒,不就換我要上了嗎?可是我真的不想去跟個一百八十幾的大漢拉扯啊。而且瘋漢身上還有刀,差點就要上演殺破狼了啊。 當然,最厲害的還是辣媽帶的兩個小孩,事發到警察來再到下車報案,十幾分鐘,兩個小孩都沒有哭,坐在原地當什麼事都沒發生的發呆。 驚魂未定的我,回到家,馬上把買了很久都沒拆封的防狼噴霧放到了外套慣用手的口袋當中。 住在西雅圖市區三年,天天走路上班,三年下來從沒碰上過暴力事件,但是住舊金山三個月就碰到許多狀況跟看到許多匪夷所思。看來今年房租到期,應該會搬到郊區去住,開車上班,雖然交通狀況不理想,早上上班要開一個多小時才會到,但是至少不會碰上暴力事件。

如何教出一個雙語的小孩

推薦一本書 Raising a Bilingual Child ,相對於訪間口耳相傳的八卦,本書是由學者寫成,引用美國數個研究單位的研究成果,來告訴大家如何教養出雙語的兒童。 書中主要引用的研究資料是來自佛羅里達,因為佛州有眾多的西語系移民,家庭的社經環境各種都有,所以在統計上去掉一些其它因素的造成的誤差。 我讀到目前讀到比較有用的有幾點: 五歲以下的移民,在上 K5 前,若是只用母語,並不會影響未來的英語學習,反過來,若是在上 K5 前就開始學習雙語,只有 20% 的小孩未來還能學好母語,某一天就會轉成用英語為主。 母語的學習,並不會影響到英語的學習成果,既使是五歲才開始學習英文,到十一歲後,就在統計上看不出來英語學習的差易。 如果要學習好母語,除了日常對話外,還是要增加字彙的種類,雙語學校(immersion school)的教學就很有幫助。 以高中及大學 GPA 來看,雙語的學生表現跟英語的學生一樣好。但是很不幸的是, SAT 的測驗中,雙語的學生會比英語的學生低 50 分,這是未來 SAT 要努力的方向,為什麼測驗沒有鑑別能力。

矽谷科技業的面試規則

紐時:當哈佛大學免費了,亞裔就不會被歧視? 十多年前剛到美國時就被教授的言論嚇到過,當時他是勸說一位亞裔同學不要對分數的得失心太重。 當時教授是說,他在柏克來大學擔任率取委員會,如果真的照學業成績來錄取學生的話,那全校會有五成是亞裔。 我不覺得老先生是有任何種族歧視的念頭在裡面,只是時至今日,美國的平權法案真的是對亞裔很不利,因為照數字算,加州目前有三成多的居民是亞裔,伯克來錄取的學生若是有四成是亞裔那很正常阿。 為了平權法案,弄了一堆的藉口來卡住亞裔學生,反而是反向的歧視,只照顧到了非裔的族群。 話說,這週公司有了新面試的要求,規定的更嚴格,要求評分的標準,只能照當出發出去的職位敘述來評分,不能有額外的加減分項目。 目前矽谷科技大頭面試的方法都是,有一群員工負責面試,每一個面試官,都要用客觀的敘述來描述面試的過程,然後再由另一群任用委員會,依照面試官給的評語,來決定這個人的特質如何,該不該錄取。 說穿了,用這麼複雜而沒效率的方式,就是怕被政府稽核跟怕被告歧視。所以要用這種方式,讓任用委員會無法直接接觸到被面試的人而產生在工作項目以外的偏好。管你長的正不正、有特殊的個人媚力、還是有特殊的疾病,任用委員會都看不到,不會因為這些項目而偏好或歧視你。而這麼多的紙本文件,就是怕被告時,能夠直接拿出來證明沒有歧視。 至於說招人一定要按照職位敘述來評分,我猜想是因為 H1B 外籍白領招募時,要先證明找不到本地人才可以招外國人,所以才要這麼重視招進來的人跟職位敘述合不合。 目前矽谷各科技業大頭都很怕被告,像是某公司,最後一個非裔高層離職了,公司甩不開種族歧視的惡名,還特別創造一個高層的職位出來請了個非裔的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