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主義與環保主張

做個筆記一下,暫時還沒有動力把想法全寫下來。

最近讀到許多東西,與在加州這個極左的地方生活經驗結合起來,才理解到環保主張跟極權主義是分不開的,甚至是反過來說「環保主張」只是「推行極權主義的工具」,為了推銷極權主義才打著環保的旗子,跟環不環保跟本無關。

以最近的「禁用塑膠吸管」來說,因為禁用塑膠吸管後,造成珍珠奶茶的飲用問題,因為替代的紙吸管強度不夠,喝幾口就破了,所以又開發了不鏽鋼吸管來替代,當然不鏽鋼吸管的問題又更多了。

其實,如果「環保主張」、「塑膠吸管對環境有害」真的是那麼被大眾所接受的話,那麼就兩種吸管都提供就好啦,不用禁用塑膠吸管,需要用到塑膠吸管的地方,大眾自然會選用塑膠吸管,當可以使用較環保的方案時,大眾自然會選用環保的方案。

唯一的問題,就是需要時間去推廣「塑膠吸管不環保,而且有替代方案」的觀念,這樣子把環保觀念深化到大眾人身上,雖然時間會拉的較長,但是影響會更深遠,等未來有其他議題時,民眾會更容易接受。

然而環保主義者,確選擇了不相信人性,用大政府的力量去全面禁止使用塑膠吸管,不管某些場合上無法使用替代方案,選擇走了極權的方向,讓我對「環保主張只是推行極權主義的工具」這件事又多了一點認同。

貧富差距

原文寫於 2017/09/29

最近才體會到,貧富差距問題,是左派創造出來的假問題,早點看穿對你的人生越有幫助 econtalk是美國的一個 podcast,主持人是個右派經濟學家,常常邀請不同的經濟學家來講一小時,某一期請到的是法國籍在美國柏克來任教的 經濟學家,談美國的貧富差距。

跟據作者的研究結果,過去 35 年來,經濟成長率的分配很不平均,跟據 勞保的資料,後 20% 收入的人,經過通澎的調整後,這 35 年來收入完 全沒有成長,反過來說,整體的成長率是 1.4% YOY ,而前面 1% 收入的 ,成長率則是 3% YOY 超過 GDP 的成長率。 然後如果算進貧戶補助,後 20% 的人,在 35 年間,收入只增加 20% (0.5% YOY) ,仍是不比前面的。 所以法國經濟學家得出美國貧富不均的答案。

但是,最近有一個更權威的研究結果出來,用不同的角度來研究貧富問題,這個研究是追縱 1987 年起,35-40歲的人,在 20 年間的所得變化,跟據研究結果,所得最低的 20% 在 20 年後,中位數的所得增加了 100% ,次20%的增加了 42%,再次 20% 的增加了 27%,所得越低的增加越多,所以美國仍是還有很多機會的。

其實這兩個研究,反應了左派跟右派的看法不同,左派只在乎結果的均等,所以,只看所得級距的變化,不去看其中有多少人脫貧又有多少人掉入貧戶。至於說為什麼貧戶所得變化跟 CPI 一樣,答案很簡單,因為這群人是不工作領社會補助的或領基本薪資的,這兩者都是跟 CPI 掛勾的,自 然沒有什麼增長。 至於右派關心的則是機會的均等、社會的流動性,所以研究的是,既使是 35 歲的中年魯蛇,還有機會翻身,研究結果是有超過一半的人都收入倍增脫貧了,所以美國沒有貧富機會差距問題。

我的結論是,社會學研究真的是先找結論後找資料,既使是伯克萊的學者

http://www.econtalk.org/gabriel-zucman-on-inequality-growth-and-distributional-national-accounts/

NEW PERSPECTIVES ON INCOME MOBILITY AND INEQUALITY

保守主義跟進步主義之爭

最近看了 Jordan Peterson 的書才知道,保守主義跟進步主義爭的是什麼。

進步主義是反對傳統的教條,認為人的理性可以超脫舊制度,提供更好的解決方式,要用理性去抽解去分化問題,透過科學的方法,打破再重造這個社會。

保守主義則是認為,既有的規則都是有其成因的,而其因果關係早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遺忘掉,留下的只剩下一條條教條而已。因為教條的成因早被遺忘,所以進步主義所做的重頭思考問題的解決方案根本是不可能的,人世間的問題太複雜變數太多,不可能什麼都要革命性的重頭再造。

兩者間目前最大的衝突就在於「家庭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進步主義淡化家庭的重要性,冀望政府扮演個人救助體系的角色。用最極段的例子來說,當未成年子女跟父母在意見上有所不同時,政府會站在未成年子女這一邊,必要時會剝脫父母的權力。

保守主義則是認為,家庭是數十萬年來人類演化出的社會體系的基本構成,社會的進步不能躁進,只能在既有的架構上逐步做修改。

也因此大學裡會是左派盛行,因為打破既有觀念,重新建立思想體系,是科學的根本,大學的本質就是在提供不同的思維模式。

然而實際承擔責任的個人,在家庭裡在職場上,就沒有那麼多革命的本錢了,在真實社會中革命可是要死很多很多人的。進步主義在這幾年,可是想把家庭的地位整個拔掉的,這個潘朵拉盒子打開,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保守主義一直在反對進步主義的躁進。

寫到這裡,總算知道為什麼我會從進步主義一路走到保守主義,必竟一路上看得太多,了解到人的智力、時間有限,不可能收集齊全一個問題的所有層面,進而提出解決方案。許多時候,我們能夠做到比昨天好一點就夠了。

知乎看來的網路故事,某銀行用的密碼產生器裡面有一行 sleep 1ms 的程式碼。

接手維護的人,因為銀行業務一路從地區小銀行變成全國性的銀行,系統碰上瓶頸,一路追到這一行來,想不通為什麼要這麼做,於是把這一行拿掉,把系統的效能增加了數百倍。

沒想到過了幾個月後,發現有許多客戶的帳號被入侵,問題是什麼呢?問題是 Linux 的 random generator 的最小維度是 ms ,在同微秒內跟 Linux 要亂數,要回來的亂數是有規則的。

沒有文件的老系統,還是不要亂碰為妙。

電腦領域這麼 “小” 的領域都會發生這種問題了,更複雜的社會體系的互動就更複雜了。不是說不能革命,只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智力跟見識來推動革命,但是政府往往會把過大的權力給這些革命家進行社會研究….

下個十年

十一二年前,我第一次接觸到 Lucene 這個文字搜索的軟體,接下來十年的工作,就都是這邊起的頭,先是幫 Verizon 做了搜尋的入口網站,後來自己花了兩年,做了兩個實驗性質的產品,把 Lucene 搬到 AWS 上面,算是幫自己入了雲端產業;接著因為這樣,被飛向找去做底層的雲端化,先是把軟體變成可以橫向擴充,並且把整個開發環境用 Opsworks / Chef 實現,接著飛向被領英買去,花了兩年的時間,總算在領英裡面推動出來一個新的 enterprise integration pattern ,實做出來一個未來能讓後人遵循的 B2B data ingestion 標準。

不過屈指一數,我的技術大約就停留在五年前的水準,最近又因為一些公司行政上的事情,把我自己心情弄的很毛躁。

無意間看到兩個分享,一個講的是,不能改變的事情就別花心力在上面了,別讓這些事情影響到你,領英這種上萬人的公司,行政上本來就是沒救了,有些公司死的慢,像是 IBM ,有些公司像 Yahoo ,二十年就走完了興衰,許多事不是一兩個底層員工可以改變的。

第二個分享就是這個影片了, AI 這幾年發展下來,可以預見的是,在可見的五到十年的未來中, Level 3~4 的自動駕駛,是會對人類影響最大的,而且也是最快會被實做出來的。

至於怎麼實現出來 geohot 給了一個不同的看法,他認為現在的車商,在產品完成後,因為法律免責條文的種種限制,還要花許多的時間才能上線,所以走自由軟體路線,讓使用者自行安裝軟硬體,可以加快產品上線的時程。

人到中年,還是有一點點的夢想,所以接下來的半年,我會弄台 Honda Pilot 然後開始自幹自動架駛汽車…

tensorflow, image recognition, map routing, etc… 都是沒玩過的,但是又是我一直很想入門的汽車產業,這些,應該夠我玩個十年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qdYbwY9vPU

加密貨幣與中國市場

為什麼加密貨幣在中國這麼熱門呢?

因為中國是個外匯管制國家,中國賺的資金匯不出來,只好用一些奇特的方式,想辦法把人民幣換成美金。

例如,用人民幣買一堆挖礦機,挖比特幣出來,然後再海外賣出比特幣換成美金,只要中國資本管制,比特幣等,應該還可以漲一段時間。

但是身為非中國的投資人,用沒有流通性問題的資金去投資比特幣的話,你不知道何時該獲利了結,很有可能,最後連本金都賠上了。

中國的投資人則是沒有選擇,持有人民幣資產(例如:股市房市)的風險也不小,為了分散風險,只能夠靠比特幣把錢洗到海外了

被 comcast 搞了

2017/11/25 誤會 comcast 了,今天 comcast 派人來測過才發現問題是在我的 linksys 1900acs 上面,原來 1900acs 開了QoS後,既使頻寬都沒人用,還是不會把沒用到得頻寬分享出來

在美國很多年,常常聽到人幹樵 Comcast ,但是我用了幾年下來,除了價錢貴了一點外,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結果今天被整到才知道,為什麼 Comcast 惹人厭,我去年年中搬新家時,因為不想跟 Comcast 花一個月十塊租數據機,所以自己花了八十多美金買了一台 Arris SB6141 的數據機。表定規格是 DOCSIS 3.0, 8/4 channel, 343M bps ,算是當時中低階的機種,但還是在 Comcast 的支援名單上。

一開始是用 100/5M 的方案,快快樂樂的用了一年,到要續約時,因為開始用雲端備份,所以昇級到 200/10M 的方案,又快快樂樂的用了一個多月。

然後這個月起,開始覺得下傳有變慢,狀況持續了一個月,上美國 PTT 一查才知道,原來 Comcast 把我這台 SB6141 end-of-life 從支援名單中拿掉了,然後只允許我繼續用 30/10M 的速度,難怪蛋蛋最近老是在抱怨她的 YouTube 很慢。

現在知道為什麼大家要幹樵 comcast 了,只要不付錢跟你租數據機,隨時可以把你的數據機從支援名單中拿掉,再降速成最基本的速度(怒),然後使用者投資的設備就只能打水飄了(怒)

Nest Thermostat

買了 Nest thermostat 後才知道 Google 為什麼半放棄了這個產品線。

美國家用的瓦斯暖氣機,一台通常可以用二十年以上,二十年前的主流是非變頻的機種,機器只有兩種工作模式,關跟開,開關則是靠一個簡單的水銀溫度計控制,溫度低於幾度就開啟,高於幾度就關閉。

機器的機構也很簡單,就是一個燃燒室再加一個鼓風機,把空氣吹到燒紅的鐵片上,再吹到通風管。

Nest的就是設計來取代傳統的水銀溫度控制計的,在開關之外,加上了記憶功能自動設定溫度,以及偵測使用者在不在家自動關閉的功能。

然而,現在新裝的瓦斯暖氣機,都已經從單頻進步到雙頻或變頻機種,Nest只支援較落後的雙頻機種。

在高端的變頻機種上,目前控制器並沒有一個業界標準的通訊協定,而且硬體上也比單頻的機種複雜許多,各家有不同的機構需要開關。

註:Nest 3rd Gen 支援 OpenTherm 這個標準,但是美國大廠如 Carrier Lennox 等,並不支援這協定。

因此Nest並不適用於高端的變頻機種上,如果硬要用,這些變頻機種會自己降級成雙頻的系統。

如果Nest只生產控制器不自己生產冷暖氣,那麼隨著時間過去,Nest能完整支援的冷暖器數量是越來越少的

單頻的機器真的不好用,每十五分鐘開啟個五分鐘,室內溫度就一直上下漂,不怎麼舒服,瓦斯暖氣新的,一台從一千二單頻到一千六變頻,安裝費兩千五,單頻跟變頻機種的價差四百塊美今,只佔整個費用的一成而以,所以新裝的都會裝變頻的機種,而且變頻的能源效率比較高,一兩年就可以把價差省回來

我家的是80%效率的單頻,有點想升級成98%效率的變頻,但20%的效率差距,一個冬天才省回一百美金,大概四十年才能回本,所以只有忍到現在的暖氣壞了才換了

為什麼 Volvo / Saab 沒有市場

McKinsey setting value not price

過去我也有這疑問,直到看到上面這一篇才懂為什麼。一直以來台灣的消費者老講 CP 值,麥肯錫原來也講 CP 值,不過人家多講一個消費者價格帶。

以台灣車市來說,中型房車價格是國產是九十萬(很久沒在台灣買車數字有錯請見諒),德國雙 B是兩百萬起跳,九十萬跟兩百萬這麼大的價差,中間難到不能再擠進一個產品線嗎?

然而經過多年證明,高級車跟平民車,中間就是擠不下另外一個產品的區間,消費者不能接受,像是美國也是兩萬五跟五萬兩個價格代,中間有個卡三萬五的 Volvo 什麼都吃不到。

你如果真要打出一個新產品線來,除了更好的特色外,就是用更低的價錢,提供一個不低於雙 B的產品,二十年前 Lexus 靠 LS400 辦到了,現在是Hyundai 的 Genesis用低兩萬塊的價差推出高級家庭房車。

Volvo 如果要扭轉市場,至少要先有個後驅底盤,或者是像 Audi 配備先進,要不然操控幹掉 BMW 也行。

安全是一個特色,但是就碰撞測試的結果看來,高級車大家都一樣好阿,並不是個突出的特色。

當然還有另一個選項啦,把價錢調到一百萬,把平民車市場全部吃下來

食材浪費問題怎麼處理

[新聞]量販超市剩食1年倒掉40億 34萬童可吃整年

左派最喜歡創造假議題,誰最在乎這些食物的浪費?當然是用真金白銀在屯貨的商人阿,如果可以有效的管控庫存,量販店的「淨利」可以增加四十億, 業主自然比站在旁邊喊燒的左派更在意滯銷品。

滯消品可以捐出去打廣告,做型像廣告,業主早做了,當然是成本過高所以辦不到阿。

食材浪費的根源是人性,如果商人不屯貨,客人上門買不到想買的,下次就不來了。架上同樣的商品,客人又老挑最新鮮的,所以放久的就只好放到下架

所以再往上抽像一層,食材浪費是在於產銷端的資訊無法同步,商家無法明確知道這一週要來的客人會買那些商品,所只能就過往的經驗屯貨。

解決的方法有兩個,一個是除去人性,客人上門來不準挑商品,只能拿著商家幫你準備好的商品走。不要說這不可能,有機食材的訂購就是這麼做的,一個月 N千,一個禮拜送一箱到你家。

二是改進資訊流,像是 Amazon Subscribe & Save,一個月前就要下單說下個月要買什麼,商家擁有明確的採構資訊,就可以減少倉儲成本,減少庫存造成的浪廢。

不過說這麼多沒用啦,左派只看得到被丟棄的,看不到被省下的浪廢,總是認為商人是邪惡的,要用法規懲罰才會改進

量販超市剩食1年倒掉40億 34萬童可吃整年

2016-05-07 03:24 聯合報 記者陳雨鑫、洪欣慈/台北報導

台灣每年剩餘食品量驚人,衛福部食藥署推估,全國便利商店、量販店、超級市場等店家每年過期的廢棄食品高達三萬六千多公噸;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則從業者回覆剩食情況推估,台灣超市和量販店每年丟棄近四十億元剩食,換算成營養午餐餐費,可以讓卅四萬名弱勢學童吃一整年。

聯合國農糧組織指出,全球每年浪費的食物足以養活卅億人,近年全球興起反剩食運動。剩食包括快要到期的即期品、外包裝有破損的食物,以及外表不佳、過熟的食物,海鮮、肉類、生鮮蔬果等最常成為剩食。食藥署表示,避免食物浪費,鼓勵業者從源頭減量,在食品快要過有效期限前以即期食品販售,或捐贈給有需要的社福團體,減少食品報廢量。

食藥署調查國內一百七十七家通路商母公司,涵蓋量販店、便利商店、超市、餐飲業者等共十一萬二千多家,發現平均單店食品丟棄量,量販店最多,每年約兩萬九千九百五十五公斤,其次為超級市場三千五百廿公斤、便利商店一千一百六十六公斤、餐飲業一百四十八公斤,總計每年丟掉三萬四千七百八十九公斤過期食品。

食藥署食品組副組長許朝凱表示,若將各類型通路商店家數目列入考量,每年量販店丟棄過期食品逾三千八百九十四公噸,超市連鎖店較多,每年六千三百卅八公噸,推估所有通路業者每年大約丟掉三萬六千八百八十公噸過期食品。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昨天也公布「台灣量販店及超市剩食現況初探」調查報告,去年底發函國內九間超市及六間量販店企業,從業者回覆剩食情況推估,全台量販店每年約棄置卅點八億元的剩餘食物,超市則為七點三億元,蔬果、肉類等生鮮食材為剩食重災區,原因是量販店希望生鮮擺起來多樣、好看,但生鮮無法久放,賣相不佳就得更新。

進一步探究量販店、超商處理剩食方式,四成二通路商回覆賣給養豬戶當飼料、二成九通路商剩食當廚餘或併入生活垃圾焚化,二成一通路商減價促銷,百分之五通路做成熟食賣出或退貨給供應商,沒有業者回覆會捐給食物銀行、社福團體或作為堆肥。

人力仲介平台造成台灣低薪?

資訊揭露: 作者是美國人力仲介平台領英的工程師

這兩天看到『人力仲介平台在市場上的問題』,讓我想把工作十幾年來的感想紀錄下來。

人力仲介平台的有用嗎?

工作十多年下來,我從來沒有成功的透過人力仲介平台找到過工作,不論是美國的 monster dice 或者是台灣的 104 我從來沒有在上面找到過工作,或者是透過這些管道找到過適合的人材過。

在約爾談軟體的一篇舊文 Finding Great Developers 就談到這個現像,在人力仲介平台上,似乎有很多的工作,也有很多求職者,表面上,就數字上看起來很有效,你一個工作丟上去,就有數百個人來應徵。

但詳情卻是,這數字中,有許多是不符合資格,亂槍打鳥,有工作就投,同樣所以反而造成雇主的負擔,要花時間去過濾這些履例表。只要有三百個求職者,你就可以讓平台看起來欣欣向榮。

因此,傳統人力仲介平台並不是一個好的徵才管道,勉強只能算是一個宣傳的工具,告訴外界,你有在找人以及找那些人,但並不是一個好的媒合管道。

人力仲介平台的問題

那問題出在那裡呢?人力仲介平台或者是徵才面試的問題出在於,雇主要靠一頁的履例表以及三至五小時的面談,就要決定求職者是否適合一個職位實在太困難的

如果這平台提供的,又是制式化的指標及刪選工具,將所有求職者放在同一度量衡上,讓求職者顯示不出差異化,那就更難讓人材,從茫茫人海中凸顯出來。

因此,我一直是把 104 等平台,當做是行銷工具及初級人力的仲介管道,至於中高階人材,就要透過其它的方式去找。

廣告費我還是會付,但是不會在上面找人,至於為什麼不用還是要付廣告費呢?因為一間公司若是一年三萬的廣告費都不願意付,這麼摳門的公司,進去也不會對你多好的。

人力仲介平台是否是資方的幫凶

如果說有某個平台可以壟斷整個徵才市場,那還有可能說是幫凶,但現實是,不可能有單一平台攏斷整個市場,在資本主義市場上,只要有利可圖,就會有人開創新的方式。

像是在美國,我把 monster.com 當成是第一代的平台, linkedin.com 當成是第二代的平台,除了這兩個外,目前還沒有通用的第三代平台出現,但是對工程師來說,已經有許多不同的求職方式出現。

  • Stackoverflow Career 讓顧主能透過 SO 的發文,進一步的去了解求職者的技術能力在那。
  • Top Coder Hacker Rank 讓求職者透過競賽的方式,來表現自己的能力在那。
  • 面試的過程非常累人,對已經在工作的人來說,要請假面試了不起面試兩三間而已。 Hired.com 讓雇主先對人材競標,等薪資福利等都先談好後,才開始面試,省去雙方一些時間。
    (例如:已經通過 Google 的面試,請問鴻海要出多少價錢搶人)

第三代平台的特徵

這些不同於第一代跟第二代的平台的特徵是,讓徵才求職不再是要在數小時內就決定,讓求職者能有一個管道,去累積自己的數據紀錄,讓徵才者能透過更多的數據來判斷一個人是否合用。

用例子來解釋,對同一個資深工程師來說,在三個不同平台上承現出來的是

  • 第一代:(文字履例)有七年的 Java 程式開發經驗
  • 第二代:(文字履例)使用 Java 幫某大電信商,開發了跨手機的首頁。(同事A按讚)
  • 第三代:(程式碼)實際開發了某個 Android 的小軟體。

至於第三代的平台好用嗎?對我來說是不好用,因為要先投注大量的心力在這些平台上累積數據,才能夠讓自己脫穎而出,對個時間不夠用的我來說,寧願到社群講兩場活動,還比較有用。

結語

我不認為「人力仲介平台造成台灣低薪」,造成低薪的原因是人力資源衡量的指標錯誤,然後各公司人力資源部門主管往往是兼任,由對業界了解不深的行政人員來擔任,所以才會讓單一的平台,幾近獨霸了求職管道。

既有的人力仲介平台,只是台灣社會活力低落下的受益者不是加害者;如果要改善低新的現況,當務之急,是增加「各領域專用的平台」,工程師有工程師專用的平台、模特兒有模特兒專用的平台、工業設計有工業設計專用的平台,各個平台有不同的刪選方式讓人材能夠跳脫出來,才能夠把薪資拉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