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種現金回饋方式介紹

function update() { s1 = parseInt($(‘#general’).attr(‘value’)); s2 = parseInt($(‘#grocery’).attr(‘value’)); s3 = parseInt($(‘#dpstore’).attr(‘value’)); total = s1 + s2 + s3; cb1 = total * 0.005; cb2 = total * 0.001; if (total > 10000) { cb2 = 10; cb2 += (total-10000) * 0.007; } cb3 = s1 * 0.002; sp = s2 + s3; if (sp […]

Travel Notes in Chinese

環美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只是學業結束後就要找工作,找到工作拿H1後有假也是回台灣,一年也才十多天的假,搬搬手指算一算應該是不夠從西岸開到東岸再回來。 誰知道前陣子換工作,新顧主忘了幫我辦 H1 Transfer,週三下午發現,隔天早上就被停職,突然就變成個沒身份的非法移民,等著新的H1下來前什麼事都不能做。失業的第一天,無聊到去逛Wal-Mart,一個人跑去看電影,想說什麼都不能幹,於是等確定律師把H1的申請書寄出去後,就帶了十多套衣服、幾本書、 GPS、就開始長征之旅了。 出門前本來想要做個計畫,東看西看,計畫比不上變化,所以就不計畫了,事後也證明這是對的。出門前心中想的只有要僅快離開CA,因為CA再好玩,已後週末還可以去。 我的第一站是回AZ去看前女友,第一天就開了 900 miles,在AZ停了兩晚,接著就又上路了,一開始是打算去NM邊境的white sand national park後來發現我是非法移民,邊境的一堆檢查哨我都過不去。於是只好往北延著I-40往西開。 在AZ看了幾個峽谷後,就上路往東開,本想是要在TX停一晚的,沒想到在NM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GPS寫著前後各30哩才有城市的地方,駕駛座的車窗被卡車噴過來的石頭幾乎砸碎,若是再大力一點,可能我現在就不會在這邊打字了。 車子停在路邊已關的加油站,找遍全車,能夠把車窗固定住的,只剩下「撒隆巴斯」貼布,了剩於無,就這樣又撐過了30哩開到Santa Rosa,NM,找到還開的商店TA買了膠帶把車窗貼住才又上路。 當時不知道換車窗要多久,以為要待料,才離開CA兩千哩,旅程就要結束了,心想,若是要等待料,也要在有朋友的地方。就硬撐著頭皮,當晚又開了五百哩去Oklahoma City去找個國中同學。 在那邊,照著書上的建議,去吃家老Bush最愛的牛排店,店址貌不起眼,不過一吃下去不得了,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前面有用英文寫過,就不寫了。 離開了OK,繼續往東上路,朋友的男友是從AR來,跟我說AR什麼都沒有,沒想到等我一到小岩城後,發覺被騙了,AR在柯林頓的整治下,有兩個全美前幾的企業Wal-Mark, Tyson,小岩城更比想像中的漂亮,也不如統計資料中說的,是全美最窮的州。收入雖低,但路上四處可見五年內的新車,跟本像是Irvine,CA,有錢的要死。在小岩城當地居民還幫Clinton蓋了棟紀念館,收即他當州長及總統時的文物,細看之下才知道,原來他比我想像中的還行不少,對人文的關懷更是少件的。 這一天,一開又是500哩,晚上落腳在AR跟TN邊界的West Memphis,Memphis是個黑人都市,四眼看出去是黑人,上街還是有點怕,於是就早早入睡。醒來後去逛了貓王的家,才知道為什麼他到現在還是這麼紅,Memphis有名的還有BBQ Rib,我前一晚找了兩家店、一家沒開、一家開在貧民窟,晚上沒燈找不到,所以中午又去找了一次,叫了一份又外帶一份,先吃了Rib,的確好吃的不得了,什麼Tony Romas可以丟掉了,外帶的那份是BBQ Chicken,車開了開無聊就拿起來啃,一啃之下又是不得了了,停不下來,就這樣一手開車,一手抓個直到啃完半份,身上滴滿了沾醬都不管;又開了兩百哩,到Nashville,這個鄉村音樂之都,晚餐就邊聽現場演奏、邊吃過去了。醒來後又去逛了鄉村音樂名人堂。才了解到原來Rock & Roll的前身竟是country music :Q 接下來的兩天,在北卡的棉花田,及維吉尼亞的海邊過去,這兩天的行程沒什麼精彩的,為一特別的就是我總算到達大西洋,喝了幾口海水,順遍懊悔自己應該早起一點的,不然就不會錯過時間,無法登上全美最高的燈塔。 看到這邊不知道有沒有人想到,東西岸有三個小時的時差,坐飛機的有聽過有Jet Lag,沒想到我開車的都會有Wheel Lag,原先計畫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早上要八點出門,到最後竟是這麼難達成 在VA過了晚,便又開始上路,今天的行程是開四州,停兩個點,然後到NJ找親戚吃晚餐,前一晚打電話過去時親戚熱心的問我,要到那個機場接機,我說我開車過來的,把他們嚇了一跳。 這一天先是到Baltimore一家有名的螃蟹餐廳吃飯,當時太早到也點太急了,忘了問服務生有什麼推薦的,在菜單上也找不到書上寫的那到菜,於是點了個Seafood Deluxe光蟹肉就有四種做法;不過看到後來隔桌上菜才知道點錯了,這家餐廳有名的是蒸螃蟹,12隻30塊!!整家餐廳後來都是木鎚在敲螃蟹的聲音。 吃完後繼續上路,去位在Delaware Dupont Family的家,這個庭院式的住宅有20棟建築,前幾任的主人喜歡室內設計,所以每個房間都有不同的主題,庭院的造景更是講究,不少電影都是在這邊拍的,還有個展示間專門收及那些18世紀的劇服。晚餐是在NYC Chinatown吃的,順便享受了一下Lincoln Tunnel塞車的痛苦狀況,讓親戚等我等了數小時。 後來在NJ住了兩晚,養養已經不行的身體就又上路了,這天停了PA一個點,看了看南北戰爭死傷最慘的一個戰役,途中還經過Hershey’s Town,本還想說不知道是不是那間做巧克力的Hershey’s,窗戶一搖下來就確定是了。 從PA去MI的路上,先是去Cleveland看了Rock & Roll Hall of Fame,同時也接到公司的來電,通知我H1下來,旅程差不多到這邊就結束了,後來的兩天,從MI經Chicago往東開,整整兩天,只有玉米田。為一可說的就只有全球第二有錢人住的Omaha了。 最後四天,幾乎都是在趕路中渡過,不過仍是為了一個一年一次的行程,硬是又多開了400哩到NM去參加熱氣球節,在一小時內有750個熱氣球昇空,不過天公不做美,所以景色沒想像中的漂亮。 看完後就一路從NM開回家,24小時內開了1200哩,回到家後差點沒掛掉。週日早上到家的,隔天周一就去上班了。當外勞,還是要有外勞的本份的 😛